美国av_先锋影音av天堂avt_av电影下_av天堂影音先锋在线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www.kmdxch.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夜已深

时间:2018-07-13 夜已深……
「还是睡吧,十点了,老公,忙了一整天了,挺辛苦。嗨,别色咪咪地盯着我看,好不好,嗯!」
「不好,我就喜欢这样。看你没有纹过的细眉,看你自然的唇线,还有你那可爱娇挺的鼻梁……你要是了就先睡吧。」
「可是你这个样子,我是无法睡安稳的。我明天一早还要上……老公,你的手又来了,别乱摸乱捏,嗨,你的嘴……唔嗯……口气……味好重哦……乳头给你捏疼了……」
「谁让你不戴文胸的,不戴就得给我……明天不去上班了,我们自己给自己放个假,今天晚上让我们好好的爽一爽……」
「你当然可以了,我怎么能行呢!单位的那个老巫婆贼着呢……天天死盯着我们不放,再说现在到处在搞下岗,搞大伙人心慌慌的……」
「怕什么,不就是那么个老巫婆吗,你老公公以前跟她可是老同志啦,『关系』好着呢,不会有事的,到时候打个招呼就行了,你还能下岗,邪乎了……」
「真的么,老公,你不会在骗人吧。从结婚到现在,怎么从没听你说起过这件事啊,我不信。」
「新鲜,老头子的那点『私事』总不能什么都让你给知道了,知道了那才怪了,信不信由你。」
「那,老公,你想怎么进行『你的爽』……今天我可是来了月经……而且我还垫着超长夜用卫生巾呢……」
「玩点新花样吧。」
「新花样?学毛片么?」
「学毛片?毛片是学咱们的。来,你先靠上来,让我先趴伏在你身上,香香……」
「别,时间长了,我吃不消的……哎,你这么猴急,内裤早脱了……你的弟弟刚好坠落在我的肚皮上……」
「我又不是实打实的趴在你身上,就这样。把舌头伸出来,快伸出来。对,就这样,我要动……我还没香呢,就缩回去了,干么!」
「不是的,老公,我怕坚持不住多长时间……」
「哎,简单,用牙齿咬着点就行了,像我这样……」
「好吧,我试试……」
「对了,就这样,眼楮里再含情脉脉点、温柔点……那我就开始亲你的『阴蒂』了……啊,『阴水』粘粘的……」
「我不玩了,老公,我的舌头可不是什么『阴蒂』!你要接吻就接吻,干么要说这样颠三倒四的话呢!再说你要口交的话,你可以给我舔嘛,你又不是没舔过,我那儿干净着呢……」
「说说而已么,你知不知道,你阴蒂的形状,就好象你刚才把舌头伸出来,用牙齿咬住了一样,好可爱噢,怎么你生气了。」
「你再说,我不理你了。」
「哟,眼泪水要下来了,好了好了,乖老婆,我不说了。对不起行了吧。」
「老公,你让我起来吧,我想小便了,回来再让你继续『你的爽』……」
「什么,五分钟还不到哎,你要小便,你可从来没有这样过,还有,什么叫『你的爽』,难道你今天晚上不想爽吗?」
「老公,晚饭的时候,我是饭菜没吃多少,可喝了不少的汤,你是看到的。
我是真的想要小便了,有点急了,快点让我去卫生间吧,不然要弄在床上了,就难收拾了……「
「我不让你去,你不是用了超长夜用卫生巾了么……」
「那又不是成人用尿不湿,不管用的,即使是的,一泡尿出来后,垫在屁股下也挺难受的。」
「那,这样吧,还是让我把你小便,就像你小时候那样……」
「别胡闹了,你拿什么接着?还是让我去卫生间吧!」
「看来,你也想这样做,你的心思我还是知道的,那我们现在就这样做吧。
就拿床头边的废纸篓接你的尿吧,反正废纸篓里有塑料袋,应该能盛下你的这泡尿。来,让我来把着你尿,尿準点,别弄在地板上,否则,你可得舔干净。
哟,裤衩上的卫生巾这么大,还没见过呢,你不是用卫生棉的么。「
「明知故问。卫生棉,卫生棉,哪次不是由你给塞的,你不塞,我是不能用的,这不是你说的么,否则………再说,我也不敢偷偷地背着你用啊,给你知道了,那还得了……吃晚饭的时候跟你讲了,睡前用水的时候喊你来,你又不来,你现在倒埋怨我了,我也不想用卫生巾,多不方便啊。不过,我就知道你今天晚上想……」
「对了,就沖这,你就是我的听话的乖老婆,好老婆,尿不準没关系了……
卫生巾上有点粘丝丝的东西,这是什么啊……嗯,气味还算正常……「
「当然了。老公,我尿了……」
「你尿的声音真好听,滴滴哒哒的…要是个金属盆就好了,声音会更好听,就好象『大珠小珠落玉盘』,挺有诗意的。老婆,怎么你还放了个屁,真扫兴,还有点臭,今天大便了么!」
「没有。最近几天大便都不好,有点干……还有点硬……」
「按照你刚才放的屁音和屁味,那这泡屎一定是在肛门附近了,就差那么一把劲,就可以下来,是不是,老婆。」
「是了,你是怎么知道的,老公,你好象研究过这方面的问题。」
「别脸红了,老婆,你现在是不是给这泡屎憋得头昏脑涨的啊!」
「是的,所以今天晚上我才想早点睡觉的。」
「好了,问题解决了。我放你下来,你就这样手撑着床边,跨在废纸篓上,我把『开塞露』拿来,给你润一润肛门,让你痛痛快快的解决这泡屎的问题。」
「老公,别忘了把卫生纸拿来,我要擦一下下面,尿了以后总要擦一下的。
还有卫生棉,卫生棉和卫生巾放在一起了。「
「还是我来给你擦吧,别脸红了,这又不是第一次了。腿再张开一点,向上再挺起来一点,好,就保持这个姿势,我要把『开塞露』挤到肛门里去。老婆,你的阴户真漂亮…好了,一小瓶用完了,再来一小瓶。过十几分钟,大便一软,肛门一用劲,屎就下来了。好了,蹲在废纸篓上吧…肛门夹紧,别让『开塞露』流出来……」
「老公,我问你,你这套是和谁学的,能告诉我吗!」
「和谁学的无关紧要,关键是要解决问题就行。」
「嗯……嗯……嗯……噢……嗯……嗯……噢……嗯……嗯……噢……出来了……」
「你看,才几分钟,就下来,这么快,哎哟,拉下来的全是『羊屎豆豆』,哎呀,稀的也出来了,好了,脑袋瓜子不昏涨了吧,这下不想睡觉了吧。」
「老公,你好坏啊!让我擦擦干净吧!」
「还是我来擦吧!再说我还要给你塞卫生棉呢!哎呀,血来了,不要动…」
「就一下子,没事了,……」
「真的没事了么,不会再有血来了吧,事前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要是有感觉的话,还要卫生带、卫生巾、卫生棉做什么。给我擦擦吧!」
「脸又红了。老婆,你脸红的时候,挺娇美的,再红一次给我看看。」
「讨厌。」
「老婆,把姿势摆好了,我来给你擦。先擦肛门,从前往后,纸上屎迹蛮多的,差点弄到手指上。擦血迹,从后往前,到阴蒂了,多来几下,闻闻,有股味道……好了,擦干净了,趴在床上吧,把屁股撅起来,马上…卫生棉…进去了…线头在外面…裤衩不穿了……「
「老公,我现在状况好多,你打算怎么做……」
「老婆,先让我把塑料袋处理掉……刚才你提到了卫生带,所以你先给我讲讲,你的第一次月经是怎么来的,你用过卫生带嘛,还有印象嘛!」
「当然用过了,一条带子,上面夹上那种卫生纸,然后穿在身上。」
「字用错了,卫生带不是『穿』,应该是『操』才对。」
「老公,别咬文嚼字,不管是穿还是操,反正在我们发育的时候,卫生带我是用过的,你肯定是没用过的。至于第一次来月经,那也巧的很,刚好是初二放暑假的时候,一天早上醒来,发现下身流血,当时就吓哭了,可把妈妈爸爸吓了一大跳,还以为发生什么事情呢。等他们问明情况,爸爸说了句『女儿发育了』的话,转头就出去了,剩下来的事情,全是妈妈教我做的。」
「那第一条卫生带是用妈妈的,还是妈妈给你买的新的。」
「当然只能是先用妈妈的来应急了。谁也不想到会突然发生这种事情。不过妈妈的卫生带尺寸倒是大了一点,后来妈妈给我买了新的,共两条。」
「当时的沾染经血的裤衩和床单是怎么处理的。」
「裤衩洗干净,晒干了,继续穿了。夏天铺的是草席,把席子上血迹擦掉,放在太阳下晒晒就行了。你问这么详细干什么,要给我写少年回忆录啊!」
「我哪有那个水平啊!对了,第一条卫生带后来是怎样使用的,也就是妈妈给你买的,又是什么时候不用,就是扔掉了。」
「月经来的时候就—用你的话说——『操』上吧。什么时候扔掉的,对了,我上大学时候用的带子一直到现在也没有扔,还在我过去的衣物里保留着呢,上星期整理时还见着呢,当时想处理掉也没处理,那是我自己用零花钱买的!因为上大学的时候,卫生巾还没有像现在一样普及,后来有了卫生巾,就没有用了。
初中、高中时候妈妈买的用过的卫生带老早就扔了。对了,我和妈妈用过的卫生带,洗了晒在外面的,还被人偷过呢,你有没有干过这种事情。你干过吧,脸红了,肯定干过。「
「大学时候,你怎么会自己买卫生带呢!挺胆大的嘛!给男同学看见不害臊吗!」
「老公,看不出来你的思想还挺封建的嘛!出来上大学的时候,没有带这种东西,又不能叫家里给寄,所以硬着头皮去买的。卖这个的阿姨挺好,帮我选了柔柔软软的那种,不但透气而且耐用,还告诉我选哪种卫生纸最好。」
「大学时候的卫生带还在,是吧,在你的过去的衣物里呢!现在就把它找出来吧!」
「老公,不要了,现在谁还用那个东西……」
「老婆,好老婆,我求你现在就把它找出来,我要看看你『操』卫生带的俏模样,快去……我等你,你看我的弟弟硬起来了。」
「那我去找,……找到了,老公,还挺新的呢,给你。」
「是蛮新的,有股霉味,做工挺细致的,还是绢制的呢,你上大学挺有钱的啊,玩这种高档货。操上吧,给我欣赏欣赏……嗯,是不错,样式是不错,前后都不错,一点不比T字裤差,老婆,我强烈建议你,把它洗洗干净,你以后来月经,就用它吧。」 「胡闹……用眼看够了吧……用手摸够了吧……弄的人家痒痒的……我把它解下来了……「
「别…别忙解,我们还没有爽完么。以后来你月经的时候,就要像现在这样操上它,再给我讲过去的『卫生带故事』,好嘛。你珍藏着卫生带,就说明你有很多这方面的故事…解下来吧,你还是给我口交吧,『五姑娘』的任务结束了,我的弟弟最喜欢你的樱桃嘴了。」
「好的,老公,等我干净了,你也要给我做同样的事情。你也要告诉我,你年少的时候是怎样偷女性用品的,我想对你而言那种经历一定是很精彩。同时,你也要操上这条卫生带给我看看是个啥模样。」
「你怎么这么肯定我曾经干过这种事情,尽把我往坏了想。哎哟,老婆,你别用这么大劲,也别这么快,弟弟受不了,啊……啊……啊……停下来……哦…差点射……了……再来……老婆……「
「老公,你的弟弟涨的好大,我的嘴巴有点吃不消了,还是改用阴道吧,再说,我的阴道也痒的着实难耐了,好象湿了,我给你套个安全套吧,这样卫生一点,你把卫生棉给拔出来吧……好,拔出来了……老公,我坐上来了……」
「老婆,动作慢点,太快了,你体力不够……还有,我要你乳房……老婆,你的阴道好紧啊,夹的我好舒服……」
「这还不都是得益于老公你平时给我配了洗阴道的药水嘛!」
「雕虫小技,不值一提,老婆,还是换个姿势吧,你在下面,我在上面,再把我们作爱时喊的『号子』喊一喊吧,那样越干越有劲。」
「老公,夜深了,这样喊叫不好吧,会影响四围邻居的。」
「房子封闭的很好,平常就打扰不了四围的邻居,何况现在呢。喊小声点,来,喊。不喊是不是,你喊……」
「啊…啊……你这么用劲干什么,我喊就是了!老公,达达,快来干淫妇,淫妇是达达的蕩妇……啊……淫妇是达达的骚货……啊……淫妇是达达的贱人…啊……淫妇是达达的淫女……啊……淫妇是达达的肉垫……啊……淫妇是达达的花瓶……啊……淫妇不是达达的婊子……啊……淫妇不是达达的破鞋……啊……淫妇是达达的蕩妇……啊……淫妇是达达的骚货……啊……淫妇是达达的贱人…啊……淫妇是达达的淫女……啊……淫妇是达达的肉垫……啊……淫妇是达达的花瓶……啊……淫妇不是达达的婊子……啊……淫妇不是达达的破鞋……啊……达……啊……啊……达……「
「喊的好,为什么是达达的蕩妇……啊……」
「因为,达达的蕩妇在作爱的时候淫水特别多,能载舟也能覆舟…啊……」
「讲的好,为什么是达达的骚货……啊……」
「因为,达达的骚货在发情的时候肉穴骚痒无比,除非用达达的弟弟来克制……啊……」
「讲的好,为什么是达达的贱人……啊……」
「因为,达达的贱人的小穴全靠达达配制药水,才能紧密如初,否则………啊……「
「讲的好,为什么是达达的淫女……啊……」
「因为,达达的淫女总是时时、事事、处处以淫行浪语引诱达达作爱,是达达的终身性奴……啊……」
「讲的好,为什么是达达的肉垫……啊……」
「因为,达达的肉垫就是给达达压的,越压浑身上下就越舒服……啊……」
「讲的好,为什么是花瓶……啊……」
「因为,达达的花瓶就是给达达的弟弟插的……啊……」
「讲的好,为什么不是达达的婊子……啊……」
「因为,达达在外嫖娼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淫妇不能做婊子,淫妇只属于达达一人……啊……」
「讲的好,为什么不是达达的破鞋……啊……」
「因为,达达当然可以穿『破鞋』,但淫妇这双鞋是给达达穿破,不给别人穿……啊……」
「讲的好,为什么喊你老公是『达达』……啊……」
「因为,『达达』就是潘金莲对西门庆的爱称,淫妇就是我,『达达』就是淫妇对老公你的爱称……啊……」
「讲的好,为什么你不自比『潘金莲』……啊……」
「因为,潘金莲在给西门庆上之前,已经给别的男人上过,淫妇当然不能自比……啊……」
「好……好……好……爽……爽……爽……达达爽到极点,淫妇你爽不爽…啊……」
「淫妇也爽啊……达达再干干淫妇的菊门吧……啊……」
「达达满足你……啊……」
「达达、达达…达……达………淫………妇………出………来………了……啊……」
「老婆,我的…肉……我………也………要………射………了………啊……啊……」
「嗯……嗯……嗯……嗯……」
「哦……老婆……凌晨二点钟,睡着了么……」
「睡着了……」
「睡着了,还跟我说话啊……老婆,安全帽还在弟弟的头上,你什么时候来摘帽子……」
「你就让弟弟戴着吧,多大事,明天早上再说,你自己也能动手弄一下。」
「老婆,你有没有发现,你妈蛮有味道的……都快五十岁的人,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打扮的像三、四十岁人似的……」
「你什么意思,什么叫『你妈蛮有味道的』,给我说清楚了……」
「你别生气,行不行,我不是在说笑么。」
「有你这么说笑的么。为什么不说你妈,要说我妈……」
「我妈,她不是早走了嘛……何况你妈确实是挺诱人的,尤其是……每次见到我都有那么一点让我说出来害羞的东西……」
「你还有害羞的东西,你到底想说明什么问题,说出来吧,别绕弯子了…」
「我有点喜欢上你妈了……我想『上』她……你同意么……」
「别做梦了,你这叫……那两个字我说不口……」
「我不是在跟你商量么。」
「这没有什么好商量的。」
「你刚才不是还喊是我的性奴么,现在就这样跟我讲话,太伤我的心了…」
「我说我是你的性奴,并没有说我妈是你的性奴……」
「甭说了,你不是我的性奴,你妈也不是我的性奴,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你妈打扮的像个三、四十岁人,肯定是想再找个老头子,也就是你的后爹……」
「你说我妈想找个老头子…我怎么没想到这个问题…我得好好考虑考虑……那爸爸留下的财产怎么办……你说话,你怎么像个死人,别装睡了……」
「我要上你妈,你看着办吧!」
「喂,…喂,醒醒,老公,你醒醒……」
「哦,小憩醒来谁先知…,啊…啊…老婆,你这是干什么,怎么把我的手脚捆在床栏上…,你什么意思,快放开我,你,你…还笑……」
「哼,这些天来,我一直在算计这件事,要我放你可没那么容易,谁让你喜欢吃完饭就到床上小眯一会儿呢,活该,自找的……」
「到底为了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嘛,啊,…快把我放开,老婆,我要小便了…啊,快…憋不住了……」
「憋不住了,就撒吧…瞧,卫生巾都给你準备好了,多着呢,一打,不够,柜子里还有…快,撒呀,撒呀,你倒是撒呀,怎么不撒了……」
「哎~~你别楸我的小弟弟啊,手下留情,啊,手下留情…老婆,到底为什么,我又不是什么迈克。道格拉斯,你也不是什么莎朗。斯通,我们玩什么『本能』游戏啊,弄不好要伤人的……」
「我就要玩『本能』的游戏,今晚就这么着吧,你就当是被我侍侯,享受得了,听话,啊,乖,我的好老公……」
「说话就说话,干嘛用手指弹我的小弟弟,还用手抓我的子孙袋,疼不疼…哎哟…妈哎…既然要玩,就快跨上来吧,把衣服和裤子脱了,先让我含含奶奶,哇,老婆,没戴罩子,别麻姑献桃啊,逗我,引我急,快给我嘛,别,…哇,老婆,没穿裤衩,没操卫生带,是不是有点发骚啊,还是让我给你先舔舔吧,弄点矿泉水喝喝,上来啊……」
「别急啊,有你慢慢享受的,老公,…我们先玩一点别的游戏吧……」
「这不是在玩游戏吗,还要玩什么别的游戏嘛,…哇,老婆,你拿唇膏干什么…别,别往我嘴上抹呀…,别往我奶头上抹呀…,别往我弟弟上抹呀……啊…啊…抹这么厚…老婆,你到底要什么啊……」
「哼,老公,你看这是什么,一把剪刀,专门钳夹眉毛的刀,…你上个礼拜把我妈的阴毛给剪了个『尼姑头』,这是你事后对我妈说的,你剪了就剪了,还对我妈说你已经把我的也给剪了,哼…我让你剪,今天,我先来剪你的,把你剪成个『和尚头』,再拿『吉列』一刮,精光精光的,……」
「哎哟,老婆,就为这事,我不是没剪你的嘛,只不过哄哄她而已,不是为了让她乖乖的给我剪嘛,你要是真剪,我和你妈可就真成一对『青龙白虎』了,再说……」
「再说什么…,你老早就有这种打算了,你还想抵赖吗…,你能剪我妈的就能说不準哪天剪我的…,我是要今天先下手为强啦,否则……」
「等等,老婆…我过些天还要陪客户去洗桑拿的,总不能下身是光着的吧,啊,…你一下手,最起码要三个月才能长成现在这个样子,这三个月我还在外面怎么搞业务啊,…求你了,老婆,高抬贵手了……」
「啊哈,没毛就不能搞业务了,这是什么逻辑啊,这是搞什么业务啊,是你拿毛搞业务啊,还是有人拿毛与你搞业务啊,荒谬…告诉你,长毛的这三个月,要洗就在家陪我洗,我们有很长时间没洗鸳鸯澡了…哎,老公,你怎么知道毛要长三个月,你是不是以前剪过啊,在我之前,是不是还有别的女人给你剪过啊,要不然,你怎么知道,…说实话,不说,我可要钳了……」
「老婆,老婆,你快把剪刀放下,危险啊,不要开玩笑,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我没剪过,也没被别的女人剪过,只不过是以前听一个朋友说的『做手术前要备皮,备皮后要三个月才行』的话……」
「『备皮』,什么叫『备皮』啊,我怎么从来没听人讲过……」
「唉,『备皮』就是让小护士在手术前把那毛给搞掉嘛,这么大人连这都不懂,这是她们必会的,在学校里必修的嘛,……」
「就你懂,…备的时候都有反应什么嘛……」
「你看,我现在的反应是什么,那就是什么,有的人还『一江春水向东流』呢,这个典故听过嘛,没听过吧,非常有意思,我说给你听吧……」
「恶心,真是应该给你们这号人连根都给除了…让你骚…你再骚骚看呢…」
「别…别再盘了…,老婆,我不是还没『春水东流』嘛…,老婆,你真的要剪啊,…我求你啦,只要不剪,要我干什么都行,你是我『亲妈』行不行,我是你『儿子』好不好,妈,……」
「不好,也不行,我还不想做妈呢…,你给我捆起来了,能干什么,只能是我干你,你是不是不服啊,不服不行,你自己说说看,有什么理由不让我剪,刚才的那个不算,类似的也不算,说…快说,否则,我就让你东流东流……」
「我,…,我,…」
「我,我什么,…说…快说…不说就看刀了……」
「我说不出来,还真是说不出来,但是你又有什么理由要剪我的毛,不能是因为我骗剪了你妈的吧,再说你妈让我上了,也是你同意的,既然上了,上的花样多一点,满足我的好奇,你妈不也快活有余吗,…这种好事,老婆你怎么好意思干涉呢……」
「呵,你到越说越有理了,啊…,那好,我就说几个出来,让你心服口服地给我剪…,瞧你这德性,自己先把挺起来的弟弟给弄软了再说……」
「啊哈,啊哈,你给盘起来的,要我自己弄软,我怎么弄啊,我还给你捆着呢,这不是强人所难嘛,就这样挺着,只要不动,就不会……」
「行了,老公,我问你,你剪了我妈的毛之后,你都干了什么,老老实实地讲,……」
「我没干什么啊,不就是剪毛嘛,……」
「『不就是剪毛嘛』,有这么简单吗,你说,你还干了什么,你说,你要不好意思说,我就替你说……」
「那,老婆,你就说嘛,讲的有理,你就…,反正随你便了……」
「好,给你脸,你不要脸,行,有种…一开始,我妈不同意你剪,你骗我妈说你给我剪了,剪的造型、效果好极了,还拍了照片存在电脑里,我非常满意,以后让我妈欣赏欣赏,我妈被你哄得信以为真,没想到的是你竟是给她剪了个精光,你剪完了之后,你还把毛都收集起来,说要做个毛笔作为纪念,后来你又乘我妈睡熟之后用她的唇膏,在她的阴唇和肛门上抹了厚厚的一层,你还用眉笔在她的阴唇边上画了大大的黑圈,等到我妈早上起床上完厕所,擦的时候才发现卫生纸上有红有黑,吓了一大跳,以为来什么事呢,后来一闻纸,再一问你,才知道是你干的好事,你到好,你不但不认错,不但不帮我妈清洗,还戏说我妈又一次落红片片了,居然在一大清早还要和我妈作爱,说让我妈回味处女膜被破出血的滋味,你还逼我妈说处女膜是怎么被第一个男人搞破的…,你说说看,这个理由能不能剪你的毛…,说…你还有脸笑…我让你笑……」
「哦,我的亲妈,不要拿我的弟弟出气,我连笑都不能啊,哼…哈哈……哈哈…老婆,我的好老婆,我早就跟你讲过你妈的毛好多,每次给她口交,一不注意都会把毛弄到嘴里面,感觉实在是不好,你说哪个人做爱到忘我的时候还会注意不让毛进嘴啊,…其实我在第二次和你妈做爱的时候,就提出过给她剪毛的事情,她也是答应过的嘛,…你看你妈这个年龄层次的女人有几个是没有腋毛的,你妈就没有,她不是自己剪的嘛,弄的干干净净,她知道把上面的毛给弄干净,为什么就不能主动把下面的毛给搞干净呢,…我剪她的毛是件好事,不是坏事,为以后作爱大家都享乐着想嘛,…至于抹唇膏、画眉笔还不是一时好玩嘛,你妈整天抹着口红,描着眉毛的,那叫『冶容』,『冶容』就是『诲淫』,你懂吗…
我一直都想给你画眉和抹口红,这可是男儿之一大乐事,可你一直不愿意,我说的是上面不是下面哦,你别误会,…你是没有看到那天早上的情形,在我向你妈提出要她重温处女膜被破的情形是,你妈是多么的…,简直是疯狂至极……
「怎么疯狂至极,你在狡辩,…我让你狡……」
「你听我说完好不好,你不能剥夺我的政治权利啊,还有你不能动不动就拿小弟弟撒气啊,搞不好要『春水东流』的……」
「还『春水东流』啊,我有法子不让你『春水东流』……」
「哎哟,这哪是你的法子啊,是你妈教你的吧,给我的弟弟套上只丝袜,再用一只丝袜系在弟弟的根上…,哎哟,你轻一点好不好,你这样一搞,弟弟又给你搞硬了,我还能软下来吗……」
「只要不流就行,管你硬不硬呢…,你说,继续说…不说有你好看的……」
「说到哪儿啦,对了,疯狂至极…我到现在也搞不明白我说让你妈回味处女膜被破滋味她为什么那么兴奋,当我提出这个提议的时候,她不仅没有半点责怪我的意思,相反,她还拿出唇膏和眉笔让我再给她画画,她还指点我该怎么画,怎么画才好看,让我从阴蒂画到会阴再到肛门,这么说吧,在化妆方面你妈却有过人之处,你不如你妈,等画完之后,你妈竟然双腿大开,一口一个『达达儿』的让我给她口交,这怎么口交啊,我不干,我要干肉穴,你妈不管三七二十一,上来就把我的头摁在枕头上,然后一屁股就坐在我脸上,强行的在我脸上蹭,弄的我一脸的湿漉漉的…不说了,她一边蹭一边盘弄我的弟弟,我估计她感觉差不多了,她才坐到我的弟弟上,上下来回的动,…我好象以前跟你讲过你妈那儿挺宽的,她感到上下来回套弄好象缺少点什么,她就用你刚才的法子让我弟弟的头变粗变大,后来她玩够,就让我上身沖刺,…事后,她的淫水是红的,我的弟弟上也粘上红的东西,还有我的脸上啊,…那次我真是给她搞的有点头晕转向,下次…,老婆,你说象这样的情形,…老婆,你是不是也很回味处女夜啊……」
「…处女夜当然值得我回味一辈子,我的处女夜你难道就不回味嘛,你当时看到我下面的血迹,你那个兴奋劲儿,你伸出舌头就舔,舔了之后还咂嘴,你瞧你当时那副嘴脸,那个封建德行,真有点…,我当时真想踹你下床…,你在偷换概念,我不是在与你讨论处女夜,我也不想这样回味处女夜,……」
「那是,那是,我当然记得那天夜里的情形了,…是的,我是舔了你的处女血,我还在嘴里回味半天来着,我是心甘情愿的,我还真想再舔一次,可惜不会再有了,要舔也只有舔别人的了,……」
「什么,你还要舔别人的,你準备舔谁的啊…,还要我帮忙啊……」
「哎,老婆,我是说着玩的,哪能再舔别人的,我一个N胡老头了,还会有小姑娘看上我,主动让我那个,那不是笑话嘛,…我那一次若不舔你的,只能是遗憾终身了……后来我要和你亲嘴,你嫌髒,还不肯呢………我解开你衣服的扣子,你里面的衣服穿的可真正统,正是那种正统的味道激发了我……我进入你身体的时候,你咬着牙一声未啃,眼楮里噙着泪花欲滴,我开始进出抽插的时候,你脸上有点龇牙咧嘴的表情,眉头还皱皱的,我问你『疼不疼』,你只是『哼』了一声,以后象这样的情景在你身上就见的少了,不过第一次进你肛门的时候,还是又见到过的………如果让我们重温处女夜,我一定要找到那天的感觉…,至于在你妈身上,刚开始的时候她不好意思叫床,也有过有点龇牙咧嘴的表情,后来就放开,而且是太开,总之你妈性欲很旺盛,不是能很随便的容易的敷衍了事的,所以非要来点特别的东西,才能…,老婆,你还是放开我吧,今夜让我给你舔个够……」
「呵~~你可真是会转题啊,还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谁让你说处女夜的事了,我只是不希望你用对待我妈的法子来对待我,我可警告你,如果有一天你这样做了,我肯定要除你的根,不信,你试试看…,不过,现在还不能放你,把你放了,是你来剪我的毛,还是我剪你的毛,不放,我要剪你毛的理由还没说完呢……我妈今年四十七了,还有一年就要绝经了,她来了例假,你还找她,为了不让你白跑一趟,我妈好心好意为你品笛弄萧,做完就算了,可是你居然在她嘴里撒尿,弄的她把吃的晚饭吐了你一身,为此还病了几天,…你说,就沖你干的这事,我该不该也弄泡尿在你嘴里,或是把你的毛给剪了,以示『惩罚』呢……」
「老婆,你可冤枉我了,我每次上你妈那儿,都是向你先请示后汇报的,没有你的允许,我是不敢擅自去的,…你说的那次,我可真不知道你妈那天是来了例假的,当时她对我说了,我就说『算了,还是下次吧』,她说『不行,不能让达达儿白跑一趟』,就这样她才给我那个的,…在她那个之前,她在卫生间里待了好长时间,她说她便秘,要我等等,还说冰箱里有啤酒,让我自己拿着喝,我喝了,…总之,她用那个方法把我的马搞出来之后,我以为就结束呢,但是她不满足还继续没完没了地搞个不停,…老婆,你是知道的,你在不方便的日子里,也用过其他的方式给我泄泄火,不都是这样嘛,泄完之后我总要撒泡尿嘛,我要去撒,你妈投入的太深,不肯,我一个忍不住,憋得太久了,就刺出来,你妈就被动的接受了,你妈可能是突然受到刺激,先愣了一下,然后『哇』的一下全吐了,事情就是这样啊,…不过,话说回来,老婆,你可不能因此剪我的毛,你想想看,我舔你的下身,我哪次嫌你髒的,你来月经的时候我也舔过,你有几回不也是把尿刺出来弄我一脸一头啊,再说,我不也尝过你的尿啊……」
「你胡说,你尝我的尿,你舔我的月经,都是我在忙别的事情的时候,你为了要和我作爱,不管人家愿不愿意,也不管人家干不干净,强行把我的裤子扒下来裙子掀起来,就把头伸进去,上来就舔,我是被迫的,你这和我妈给你舔是两码事,你以为你当时舔的我舒服啊,我给你搞得难受死了,你舔过后就拿臭嘴来和我接吻,还把骚哄哄的大鸡巴拿出来让我舔,好象要得到一种平衡似的…,你这个臭流氓…,就沖你刚才说的尝尿舔月经,对不起你了,你就用我给你抹了厚厚口红的嘴,就现在给我舔肛门,舔阴户,反正我今晚还没用过水,舔不干净,你自己看着办吧……」
「好,好,我舔,我舔还不成嘛,舔干净,彻底地给舔干净还不成嘛,老婆…,老婆,你还知道徐志摩这个人啊,他写了很多的情诗,其中我认为或者让大多数男人感悟最深的,恐怕只有那句『垂发瞬间的温柔』了,当我每次看到你在忙的时候露出了那个『瞬间』的时候,『瞬间』的内容当然不只是『秀发』了,我都有一种喷薄欲发的激情,让我不顾一切的想要你、爱你、疼你,所以才顾不了那么多,老婆,你要知道,只有在那种情况下,表露的才是真情,品尝的才是原汁原味啊,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泄欲,你应该多方面的、多层次的理解『欲』这个字的内涵,老婆,只要你的『瞬间』还是那么美丽,那么动人,那么甜蜜,那么温柔…,反正我还是会不顾一切来干你,我要干翻你,我要干穿你,我要干死你,就像你的处女夜,你的那身正统穿着给我的刺激一样…话说回来,其实,你在我身上也有过类似的『瞬间』感觉,否则在我忙事时,你就不会对我『性骚扰』了,你不是湿吻,就是娇咬,或是胡摸乱掐,你有时候还发发嗲,要不然就一起来,凭良心讲,有时候还真受不了你……」
「行了,我『性骚扰』你,那你是什么,今天甭想我放过你,放了你,太便宜你了,我问你,现在是我干你,还是你干我,你来干死我啊,……」
「老婆,你别呕我好不好,当然是你干我了,我投降,投降,五体投降,我的小弟弟也投降,放了我吧……」
「你弟弟投降了,你自己看,它傲的像个地保,我让它傲的像个地保,我先给你套只高跟布鞋,让你做做鞋架子,另一只鞋子,老公,你就闻闻吧,香吧,你不是从小恋鞋么…,我问你,你在和我妈玩『69』的时候,你放个屁,居然把那个说是屎又不是屎的东西弄在她脸上是怎么回事,你说…,我真搞不懂,你怎么大的人,怎么还这么促狭,你是不是有失禁的毛病啊……」
「哎呀,老婆,你的鞋子是怎么穿的啊,骚哄哄的,你搞了什么东西在里面啊,还是把它拿开吧……」
「你给我舔都不嫌髒,怎么现在这个味道就不合口了,还不同样是我下面的东西嘛,…说,接着刚才的话题说,……」
「你真是冤枉好人哪,那次到你妈那边去吃螃蟹,第二天就拉肚子,不是拉了好几天嘛,你不也拉了么,我还给你洗过沾了屎的裤衩了,你忘了,这期间你妈喊我过去,为了那个产权证,我能不去吗,去了之后是怎么回事,你还没有数嘛,自然就是干那事,只不过那回是玩『69』,还是你妈提出的呢。
她让我拿个大概有八、九寸长的她买的黄瓜套上那种带刺避孕套,一边要我舔她的下身,一边要我用那个黄瓜在她的阴道里来回抽插,最后还要我拿那个黄瓜捅她的肛门,她自己却拿个麻鼓癞癞的苦黄瓜,一边插我的肛门,一边玩我的弟弟,为了能插进我的肛门,她在苦瓜上抹色拉油,是色拉油啊……
老婆,你我什么时候这个样子玩过,捅我的肛门热辣辣的啊,把我给疼的冷汗直冒直冒的,你妈还不準我叫,她说叫床是女人的专利,我要是叫,她就捏我的子孙袋,我现在想起来还后怕呢。
你想想,我拉肚还没好,哪经得起她的这种折磨啊,她是享受了,我的直肠可给搅得难受至极,刚好她把苦瓜一拉出来,我的肠胃一阵蠕动,就放了个屁,喷出了一通你说的那种东西,黄呖呖的,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搞得她一头一脸,全亏了那玩意儿,这才结束的『69』,我也才得以解脱出来。
我来家的时候,我真不知道我是怎么来家的,我的肛门那个疼啊,肛门里还留有苦瓜的小刺…我都没敢跟你讲,好几天,大便出来的时候,哦,不能说了,再说我要哭了,你要是不相信,我们下次也来玩一回试试,还是别玩,我怕,我实在是怕…,老婆,你说我促狭,你怎么不说说你妈呢……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你要我说我妈,我怎么说啊,我开的了口嘛,亏你想的出,你剪她的毛是不是事实啊,再说是你主动要上她的,你受她的罪,这能怪她嘛,你享受到了,你就不付出啊,你现在后悔了,我看不是吧,你真是个为君子、小人…,你再说说,你还干了哪些事,不要我一说,你就来一大套…,坦白吧,或许还能得到我的宽大处理……」
「我的好老婆,妈,亲娘,你都是打哪儿知道这些事的,我真是有点云雾满头了,摸不着边啊……」
「你不知道吧,我妈有记日记的习惯,你每次和她苟合之后,她都把详细过程给记录下来了,前天我到她那儿,她出来买菜没回来,桌上的日记本没收,我就看了,不看不知道,一看…,后来,我没等她回来,就走了,怕她知道我知道她的秘密,你说,你是不是有点…,找不出适合的词来说你,……」
「那……老婆,我讲的和你妈记的是不是有出入呢,如果有出入的话,那她太……」
「太什么…,出入当然有,还很大,是你上我妈,还是我妈上你啊,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我告诉你,你听好了,…你有没有让我妈跳『忠』字舞啊,还要一边跳,一边脱,还要摆出你想象中的淫蕩造型,我妈是脱衣舞娘么,『忠』字舞不够,你还和我妈跳『老萨』,搞跳舞性交,你要接吻就接吻,亲嘴就亲嘴,你干吗好好地要往我妈嘴里吐一口浓痰,还逼她咽下去,不咽不行……
还有,我妈在厨房里烧饭做菜款待你这个姑爷,你跑到厨房和我妈瞎闹,站在我妈背后和捅她,你要干就干了,干完就算了,你真有一套,你却把精液射在切好的肉丝里,说是勾芡,肉丝这样炒出来才嫩,你把我妈淫水聚到盘子里,炒韭菜的时候一起倒到锅里,美其名曰『白带炒韭菜』……
还有我妈在卫生间洗澡,让你拿一下换的内衣裤,你不但不拿,让我妈自己光着身子出来,出来还不让她穿自己的东西,你把我妹妹的文胸罩杯一边戳一个洞,让我妈戴起来露出奶头给你舔,你还把我妹妹的裤衩裤裆中间剪个口子,让我妈穿上,然后再让她大开双腿让你看,最后让我妈就那个样子站阳台上,你从后面搂着她玩……
哼~~你这干的都是些什么事啊,是一个做女婿的人干的事情嘛……有没有这些事,你说吧,我只要你说有或没有,我不想再听你说什么解释的话,你的解释,总是你有理…,你说有没有这些事吧…,说呀,怎么哑巴了……「
「有,当然有,肯定有,都是事出有因的…反正一个巴掌也拍不响么……」
「啊,你还理直气壮了,你在现在这种状态,你还这样,是吧,…好,你先给我舔舔脚吧,让你爽爽,香不香……」
「呜…呜…,你这哪是脚香,和你那鞋一个味儿,……」
「看你这个样子,要剪你的毛,你是不会服气的了,为了让你心服口服,我先剪我自己的毛,然后再剪你的毛,公平吧,你有什么意见啊,说说看……」
「什么,老婆,你要剪自己的,你还是剪我的吧,我服气还不行嘛,你的留给我来剪,好吗,求你啦…,如果不能做第一个给你亲手剪毛的人,我要遗憾一辈子的,求你啦…,你只要剪我的就行了,我心甘情愿的让你剪,你千万不要剪自己的,……」
「老公,我看你还是说说你是怎样玩我妈的吧,我要看你老实不老实,说主要的,不要说废话,说的如果和我所看到的一样,我就不剪自己的,兴许还会放过你,否则,就让你遗憾,……」
「老婆,你别精神折磨我,肉体上随你怎么样了都行,好吗…,你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你怎么不说话,…那我说了…,我还让你妈蹲在饭桌上拉屎撒尿,把屎尿弄在有剩饭的锅里……我还用你妈的布鞋底抽打你妈的下体各部位,听她不同的叫床声…我还让你妈给我舔澡…我还让你妈坐在镜子前看着她自己手淫…我还让你妈用连裤袜结成串珠插屁眼插阴道…我还让你妈说跟别的男人是怎么干的,我还……「
「够了,你能说得出口,我怎么能听得下去,简直是淫乱至极,令人…,看来不剪你的毛不足以,不足以,我找不出词来了……刚才是你说的,让我剪你的毛的,不要我剪了以后,你又后悔哦……」
「老婆,我可是老老实实的都说了,你不是答应我放了我嘛,…老婆,放了我吧……」
「放你,不代表不剪你的毛,你后悔了,没用了,迟了,老公,不就是三个月嘛……」
「老婆,你耍我,我给你捆了手脚一点办法都没有,你剪吧,只要你不剪你自己的就行了……」
「好,很好,你这才有点儿男人的味道,你说我应该怎么剪啊,是从下面开始,还是从上面开始,是一把一把剪,还是一根一根拔,……」
「老婆,你要剪就剪吧,不要再猫捉老鼠了,我求你快点动手……」
「老公,我还想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的童子鸡是不是给我吃的……」
「……」
「为什么不说话,用沉默来抗议,来示威,是吧…不说话,就是没有把童子鸡给我吃,…啊,我怎么找了一个二手货男人啊,我拔他的老鸡毛还有什么人生意义啊,气死我了,恨死我了,我好伤心啊,我可真瞎了眼……」
「疼死我了,老婆,不要再拿我的弟弟撒气,求你了,我的第一次确实没有给你,再说你从来没有问过我,你要是问我,我还能不老实告诉你………话说回来,要是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在你的处女夜,我能那样温柔地待你,让你品尝疼痛中的快乐吗,再说还能让你留下美好的回忆嘛…老婆,你又拽了,你……」
「我不剪你的那个二手老毛了,还是剪我自己的算了……」
「老婆,你别哭啊,老婆,住手,你住手好吧,你听我讲,你把我放开来,我自己剪自己的毛好不好,向你请罪,我以后不得到你允许,我绝不再要求剪你的毛…,老婆,别哭,别哭啊,你一哭,我心就乱……」
「…那,放开你一只手,其余的你自己……」
「老婆,别哭了,我和你了有关系之后,就没有和别的女人有过那些事,其实是在认识你以后,就没有了,除了你妈之外,…我承认是没把童贞给你,但我…,你还要我怎么表白,好,我剪自己的毛了,让你开心,高兴…,肛门边上的毛,我剪不着,麻烦你给剪了吧,剪完之后,我还要再用剃胡刀刮干净……」
「……」
「老婆,你看搞完了,你高兴了吧,满意了吧……」
「不高兴,不满意,光秃秃的,像什么样,一条青龙……」
「那,老婆,我的亲亲小妈,你还有什么要求,我拿眉笔画一点毛毛出来,妈,你看怎么样,这样行嘛……」
「死鬼,我要给你喊老了………我的亲儿,乖……过来,还是你给老娘剪毛吧……」
「…什么,你说什么……」
【全文完】